天涯客

若我问心有愧呢?

听说Jason Todd和汉堡及辣热狗更配哦。

汉堡和辣热狗是Jason Todd最喜欢的食物。
这倒不是说它们有多么好吃,比起那些高档餐厅里面的山珍海味,它们就像个跳梁小丑一样,浓烈呛人的辛辣正如同Jason自身的脾气。舌尖被那种肆无忌惮的辣意捕获,咀嚼间那干巴巴的面皮被撕扯唇舌间,艰难咽下后只觉得肠胃似被烈火灼烧。
但他就是喜欢。
他在年幼时的流浪生涯中曾数百次看到过那经典的一幕,威严的父亲和慈爱的母亲牵着兴奋地小孩迈向快餐店,一家三口像是拍电视广告一样心照不宣地点了汉堡和辣热狗。
而他正站在橱窗外悄悄地盯着,眼神中带着羡慕。但他很难接近那被灯光照耀显得暖洋洋的餐馆,只有在将尽打烊时像个仓鼠般窝缩着娇小的身躯,走到附近的垃圾处理厂翻找着那些足以支撑他生命所需能量的食物。

后来他遇到了蝙蝠侠。那句话怎么说来着?自从遇到了你,我生活的一切都变了。
他是在翘轮胎的时候被蝙蝠侠逮了个正着,当时他以为自己沦落天涯四处飘泊的生活到此结束,当然,他可不认为蝙蝠侠会收养他,他以为自己会被蝙蝠侠揍个不轻,然后再被送去监狱。原谅他吧,哪个哥谭男孩儿不是对在黑夜中来无影去无踪神秘莫测的蝙蝠侠又崇拜又恐惧呢。
但生活总是这样操蛋的,当你以为它是个婊子的时候,它又能给你点惊喜。
他没有被抓起来,他成为了罗宾。蝙蝠侠甚至亲他吃了汉堡和辣热狗,就在他那酷炫得一看就很贵的蝙蝠车上,他俩坐着一起吃。
Jason狼吞虎咽着手中的食物,他觉得这是他吃过的最美味的一顿。他甚至没时间抽空瞥一眼他身旁的蝙蝠侠,他觉得这是个梦,并且希望这个梦能持续得再久一点。
后来他真的穿上了那身罗宾制服,虽然裸露大腿让他有点儿别扭但他可不在意那么多,拜托,那可是罗宾的制服,他能和蝙蝠侠一起打击罪犯了!

但他不总是都认同蝙蝠侠的做法,他是个固执己见的小男孩,在他过早地开始流浪生涯后他就用那双尚且年幼的眼眸去看着哥谭的大街小巷,看着那些污浊的罪恶,他不是那种听话的孩子,他有自己的一套。
所以他和蝙蝠侠总会有吵架,两个各执己见的人吵得没完没了,只有阿福的小甜饼能让这两个气得活像两头公牛的义警们停下。然而这不总是有效的,毕竟两个人的吵架频率是如此之高。故他在某天一气之下翻墙离开了Wayne庄园。当然,他并不想离家出走,他只是想一个人待着静静。
所以当他肆意地奔跑在白天的哥谭大街上时,他并未注意到那道复杂并且一直追踪在他身后的目光,他还太稚嫩了。
在某个拐角处时他才发现了不对劲,阳光打下阴影本该是一种正常的物理现象,但他身后蓦地多了一个与他保持着一定距离但从未离开的阴影。他有些紧张起来了,双手握拳绷紧了臂膀肌肉,他身上甚至没带任何武器。
就在他回身暴起准备给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跟踪癖一个飞踢时,他惊恐地发现自己的动作被对方准确无误地预测出来,他被人彻底地桎梏了。
Jason愤然地挣扎着,他悄悄抬眸打探着这位莫名其妙的人的身份,然后他便撞入一双与他一般无二的瞳孔里。那里面没有他预想的那种猥琐得意,对方只是很平静地看着他,甚至带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调侃笑意。
<
我注意他很久了。
从他像个精灵小子一样在空中蹦蹦跳跳地打击犯罪开始,说实在的,他还裸露着大腿,难道他不冷吗。
当然,这都怪该死的某位品味差的太鼓达人。
抱臂歪着头面无表情盯着眼前配合得当的蝙蝠侠和罗宾,但在下一秒这份和谐被打破了。
罗宾因为愤怒和不解没有控制好力度,或许他踢碎了某个罪犯可怜的男性生殖器。蝙蝠侠在一旁怒吼出声,罗宾被他训了一顿。

黑夜漫长,不觉溜过四分之一,还能让人睡个好觉。罗宾待在他的卧室里抱臂坐在床上,兴许他是不高兴,但他太疲惫了,后半夜时就已经昏昏欲睡与周公作伴。
我看着他,沉默良久,又近身俯下身子帮他盖上被子。这次我的手并未径直穿过被子和人,而是稳稳捏着被角替他掖好。他仍旧不高兴地蹙眉,摇了摇头低声喃喃几句,就陷入沉睡。
而我就在他床边坐了一夜,看他眼角微微泛红被噩梦缠身。他偶尔伸出双手似是想抓住什么,我就伸手握住他小的可怜可以被我手掌包裹的手。

黑夜被朝霞渐渐吞没,白昼悄然而至,微熙晨光照射进窗户,打在他面庞上,他不高兴地翻了个身面朝下继续睡。直到阿福前来敲门低声温和提醒他该起床时,他才懒懒睁眼像个贪睡的猫一样,翻身爬下温暖的大床摇头晃脑地走进洗浴间,与牙刷毛巾作斗争。
然后他换好衣服,当然,我背过身了。他穿着一件白色衬衫和背带裤,他甚至谨慎地在衣领处系好了领结,这让他看起来显得像个偷穿大人衣服的小孩儿,又像是含着金汤勺出生的世家少爷,他别扭地撇了撇嘴抬手认真地打理好头发,又开心地走到餐桌旁等待就绪。

但他的脾气依旧暴躁,一身睡袍的Bruce本只是来吃个早饭,结果他们就吵了起来,气氛一时间凝重,他气得涨红了脸,像个快要爆炸的小炸药包,然后转身就跑了出去。
几乎是不经思索我欲跟上他的步伐,复又回头望了望另一位主角,他正若有所思地盯着罗宾转身跑开的背影,直至罗宾消失在了他的视线范围内才用一张报纸堵住了视线,他并未追。
我不再犹豫,跟着罗宾跑去的背影。

他注意到我了。
我本不应该有影子,但他依旧是看到了,我恨魔法。索性不再隐匿,抬手扣住他咄咄逼人的一脚,他的招式我自然熟稔于心。手腕并未用力仅是松开桎梏收回手,低头垂眸看着这个罗宾。他还太过瘦小,长期以来的营养不良让他比一般同龄人还要稍矮一点。
他此时此刻正像个紧张的猫儿般绷紧了浑身的肌肉,故作镇定地打量着自己这位不速之客。瞳孔中倒映着自己注视着他的身影。唇角不由微微泛起笑意,眼神中带着不自知的温和与调侃。
并未多说什么,抬手在他那被风吹得乱糟糟的头发上揉了揉,也不管对方蓦然瞪大的双眼,抓起他的手一把牵着他。
“请你去吃汉堡和辣热狗,去不去?”


<<<<<<<<<<<<<<<<<<<<<<<<<<<<<<<<<<<<<<<<<<<<<

这是赠给列表的某位小罗宾的生贺,想了许久还是把它丢上了LOF,不知道怎么打tag索性只打Jason的。

于我来说,汉堡和辣热狗不仅仅是Jason喜欢的一种食物,我觉得它们的确象征了那种Jason对亲人和家庭的渴望。

然后这种莫名的水仙感和人称转换,我是觉得Jason肯定会很喜欢小时候的自己,就是想保护好他,但绝口不提未来会遭受的经历。Jason有自己的骄傲,他不后悔自己所做的决定。

我真是太喜欢这个小男孩了……。

评论
热度 ( 12 )

© 天涯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