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瑀卿

若我问心有愧呢?

0305吴邪生日快乐 by依然

7:15pm,楼外楼。

吴邪今儿个一整天都觉着不大对劲。

先是照例去三叔留下来的堂口里看看账本却发现习惯性跟着自个的小哥人不见了,不过那是常年失踪人口,反正是法治社会应该也没啥事,但是下午去了趟自家小店结果发现没人就有点惊讶。

王盟这小子不厚道啊,得扣工资。

一边兀自想着回了家里,结果发现冰箱里是一点儿吃的也没了,索性做电脑桌前打游戏去了。

没打几盘还连输,好久不玩估计是手生了,刚想着赢回来争点气结果小花一条短信又把自己给召唤出去了。

楼外楼,接风。

自是定了个好位子早早到了等人,看了看表已经是六点多了,小花这小子,可不是还要化妆吧,都半小时了还不来。

烦躁地点了根烟吞云吐雾起来,半眯着眼把烟搁在指缝间点了点烟灰等着人,好在这些年的经历使自己善于等候。

终于,七点一刻,包厢的门被推开。并指掐灭了烟回头一看刚想调侃他是大花姑娘绣花磨蹭得很,微怔着看一群人。

不单是小花,还有胖子、秀秀、以及失踪人口小哥还有傻小子王盟……

——大联谊?

心里刚冒出这个念头就被掐灭了,别说是有多不靠谱了,就是联谊晚会也得给自己通个气儿准备准备节目吧。

自然是玩笑话,一边起身招呼众人坐下一边思索着原因——别是那些破事没完了吧。

自打小哥回来,那些事就慢慢趋于平静,生活也在朝着正轨走下去,三叔的铺子也在自己一番周折后开始洗白。

估计是自己脸色不大好看,当即挨了胖子一抡就招呼着自己肩膀一下,蒙着看他一眼,发现一群人都是恨铁不成钢的表情。

一漂亮的服务员妹子推着一个大蛋糕走了进来,胖子眼都直了,也不知道是因为妹子还是蛋糕。

噢……今天是我生日。

这东西好些年没过,岁数也大了自然就懒得过了,当然也就没想起来今儿个是自己生日。

自我调侃了一句老了老了,结果胖子还在旁边瞎扯掰:“得了吧小吴同志,男人四十一枝花,你顶多算是个花骨朵儿。”

接了刀子打算切蛋糕,这活是个细致活,看着上面歪七扭八的“老吴生日快乐”笑了笑手稳刀快一切——毕竟不是砍粽子,还溅起了点奶油。

得,这还不简单。

刀子被一双手抽走了——那二指有点特别,小哥?回头疑惑一看那人却不理自己,稳当着分了蛋糕。

一如他的好身手,还真是杀鸡用牛刀。

咬了口蛋糕——太他娘的甜了。一旁秀秀嚷嚷着要保持身材愣是把所有水果挑出来吃了,奶油一口没尝。

小花尝了几口也就打止了,估计也是吃不惯,倒是胖子三下五除二风云残卷般搞定了那一块小蛋糕。

至于小哥……他反正是有啥吃啥,特好生养,做旁边安静吃着。

胖子还在一旁吵着说要小花唱个戏,说得最大限度利用资源,得到小花一枚白眼。

抱臂看着眼前众人,蓦地几分恍惚。几年前或是十年前,也是自己的生日。

那时候……自己刚刚被卷进来,想想也是一路上有惊无险,和三叔潘子胖子还有小哥几个人也办了个酒席。

举着酒杯低头也不知道想些什么,抬头说了句:“唱红高粱吧。”

小花一愣。——得了,这歌估计不符合他风格。

还是得自给自足,清了清嗓子唱起来。

通天的大路,

九千九百九千九百九哇。

妹妹你大胆地往前走呀,

往前走,莫回呀头。

从此后,你搭起那红绣楼呀,

抛撒那红绣球呀,

正打中我的头呀,与你喝一壶呀,

红红的高粱酒呀,红红的高粱酒嘿!

唱罢不待众人反应,仰头一杯酒,敬潘子。

也敬岁月,敬曾经天真无邪。

伶仃大醉一场,也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幸事。

岁月改变太多事情,所幸的是,身旁三两知己犹在,足矣。


<<<<<<<<<<<<<<<<<<<<<<<<<<<<<<
转眼又是一年了,小三爷也已经快四十了。
2015年是真的很不一样的一年,或许是因为小哥回来了吧。
我不是特别强调瓶邪cp的人,有时候我觉得他们是生死之交,是共患难的兄弟大过于爱人,即使我觉得不仅仅是兄弟也不单单是爱人。
但是那都无所谓了,重要的是,一切都已经结束了,无论还有多少遗憾,多少未填补的脑洞和要修复的bug。
在他们的故事里,已经完结了。
所以才会有今天的一篇文,一切都归于平静之后的一个再平常不过的生日。
愿岁月安好,平安喜乐。
最后,祝小三爷生日快乐。
顺便原谅一个取名废吧。
我是殊癸,扩列随你。

评论
热度 ( 7 )

© 江瑀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