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瑀卿

心若同行,必如玄铁。

【平皓】心照不宣 by依然

Chapter.5
两个人虽然说都不是什么雷厉风行的主儿,到底还是不喜欢拖沓,稍微收拾一下就出门了。噢,当然,除去林皓莫名其妙苦恼起自己该穿什么在镜子前发了好久的呆。

陈均平笑他像是去见家长,林皓白了他一眼——其实没什么区别。最后还是陈均平受不了了发挥自己设计师的眼光给他挑了件衣服套上就拉着他走了。一路上总能遇到些个热情的小区大妈夸赞他俩兄弟情深,更有甚者还想给他们两个黄金单身汉介绍女朋友。

陈均平脸上笑呵呵应付着,心里却翻了个白眼。

——这世界上的女人除了可爱的,剩下的也挺可怕。真是见鬼。

林皓被他带着左拐右拐像是避鬼似得一路到了地铁——陈均平某天拉着他去完了一次车震后他就开始拒绝坐陈均平的车。那场炙热而疯狂的情事几乎要了林皓的命,回想起来甚至还能感受到肌肤相亲的体温,热切的,灼烧的。

当然,林皓显然忘记了市区交通的可怕。陈均平几乎是推着他才勉强上去,周围的人不停地推搡排挤着。

——噢,这可是香港没有的。

陈均平有些无奈地想着,他已经被踩了好几脚。

在林皓又一次被人推着赶着几乎要被挤压成肉酱正发懵时,陈均平眼疾手快地把这人拉到自己怀里。

林皓倏地睁大了眼睛——他俩从没在大庭广众四目睽睽之下做出任何亲密的动作,旁人顶多以为他俩只是一对关系很好的兄弟。林皓抬起手肘顶了顶陈均平,“喂……”这一声小小的抗议被人群嘈杂的声音盖过,陈均平却是心有灵犀地回应了他:“别动,不会有人在意的,还是说你要在那些中年大叔的怀里打转?”

这话说得莫名其妙,林皓忍不住回头瞪他一眼也就放弃了挣扎,安静地感受着这人温暖的呼吸扑打在耳旁。

这种感觉,和陈均平这个人一样新鲜,即使当年林皓和长清还正打得热火朝天时也没有这样的感觉。林皓甚至都觉得周围的小女生叽叽喳喳地谈论着自己和身后那个脸皮厚的家伙。

——心照不宣地,你知我知。

总算是到站了,两个人才分开了。原本相贴的肌肤在离开了对方后叫嚣着,仿佛是患上了渴肤症(注)的两个重症患者,陈均平神色如常地牵起了林皓的手,走出了电梯,忽略了那群兴奋无比的小女生。

——只是一对要好的兄弟,不是吗?

一路上林皓都有种眩晕的感觉,他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个男人以“恋人”的身份介绍给男人的兄弟们,这真是令人尴尬的一件事。当然,他也从没想过自己会和一个男人谈恋爱。

陈均平几乎是看着林皓一脸扭扭捏捏地慢吞吞地跟着自己,甚至有好几次陈均平没握紧林皓的手时他觉得林皓可能想跑。

然而他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他俩的手就一直没松开过。林皓只觉得自己的手心在出汗。要坏事了,他想。



注:渴肤症,一种心理性疾病,渴望能够和别人肌肤相亲。患有渴肤症的人,在独处和情绪波动的时候,会非常的不安和躁动,产生很强烈的被拥抱,被抚摸的欲望,情绪会变得不受控制,会以哭,狂躁等表现形式来发泄内心积压的负面情绪。

评论
热度 ( 7 )

© 江瑀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