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客

若我问心有愧呢?

【平皓】心照不宣 by依然

Chapter.4
又是几天闲散的日子,每天除了工作和啪啪啪倒也没有别的事,于是陈均平向林皓提议去见见他在大陆的朋友,林皓当时正拿着一个遥控器百无聊赖地换台,头也不抬地“嗯”了一声当作是回应。

——他大概没有往心里去,毕竟两个人都微妙地避开了个人世界。

就像是两个孤立的世界在互相拥抱。他们每天夜里相拥而眠,或者是做到没了力气才停下来,陈均平总爱看着林皓在他身下无助地求饶,然后他还是毫不犹豫地将这人折磨到失神地望着天花板,手上仍是攀着他的肩膀,似乎他只剩下陈均平这一个可以依靠的人了。

然而陈均平说的是真的,即使他清楚不该这么做。

——实际上他和林皓甚至无法用一个词来形容他们之间的关系。他们小心而又虔诚地珍惜着这份安然的日子,唯恐有所变故。

周末是一个适合睡懒觉的日子,林皓晚上被折腾得狠了,一直睡到早上九点多他还是懒洋洋眯着眼睛,缩在空调被里。

陈均平倒是因为生物钟和一夜的神清气爽早早起床了,他做好了早饭走到房里把那个小懒猫打横抱起来,连着被子一起,在他的额上落下一个吻,“宝贝儿,该起床了。”

好在陈均平的动作温柔,林皓也没有什么起床气,哼哼唧唧闹了一会儿倒也清醒了,推推人示意自己要去洗漱,陈均平轻笑了一声单手抱住人,另一只手把被子丢了下去,再稳稳当当地带着这人去了浴室。

林皓倒也乐得不用动,顺手玩着陈均平的头发:“今天格外温柔啊。”

陈均平一边帮人挤着牙膏,一边低了头任人玩,顺口回了一句:“嗯,我哪天不温柔。”把手上的东西递给人,看着人孩子气地咕咚咕咚刷牙,补充了一句:“今天带你去见一下我的朋友吧。”虽然是商量的意思但语气里显然是不容拒绝。

林皓立马喷了一口水,然后呛住了。“咳!咳咳……”他难受得皱紧了眉头,陈均平轻轻拍着他的背,好半天才顺过气来,他错愕地盯着陈均平的眼睛。

——那里面,是一片深邃与让人沉溺放纵的温柔。

他像是受到了诱惑一般,答应了这人的请求。

——不该是这样的,有什么错了。

林皓如是想着,然而他却无可奈何。陈均平是妖,会摄魂的妖,即使自知死路一条也心甘情愿沉沦在他的怀抱与亲吻中。

他突然觉得有些恍惚。这些天的陪伴与安稳到底还能持续多久呢?林皓放好了漱口杯,抬头看见镜中的二人,明明站得近到甚至只有十厘米的距离,而他看着镜子,陈均平偏开了头不知在看着什么。

你为什么不看我的眼睛。你在想什么。林皓的脑中突然闪过这两句话,随即他就轻笑起来,为自己突然的感性和矫情好笑,引得陈均平奇怪地看了他一眼,他摆了摆手却抑制不住地笑起来,笑到他觉得快要断气了,连胸口都觉得缺氧。

林皓浸湿了毛巾,随便在脸上抹了一把就草草放了回去,冰冰凉凉的触感使他清醒了不少,转身对着陈均平笑了下,“走吧。”

少有安静的一顿早饭,只有筷子敲击碗碟的声音,林皓吃饱后直接拿着碗去了厨房,陈均平随后把碗筷递给他。他俩一向分工合作,陈均平做饭,林皓洗碗。

林皓挤了点洗洁精开始洗盘子,他没回头,背着人就问了一句:“真要去啊?”话语里倒没什么情绪,只不过面上有些纠结。陈均平没看他的表情也知道他大抵是不愿意的,他抿了抿唇心下也是几分犹豫,但也不好改口从身后环住了稍稍弯腰的人,“不想去?”

林皓手上动作顿了顿,接着又若无其事地继续,“没,就当多认识些朋友好咯。”

——怎么是不想呢,我是害怕啊。

谁也不提那心照不宣的怯意。

评论
热度 ( 6 )

© 天涯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