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瑀卿

若我问心有愧呢?

陈均平自戏 by依然

来大陆散心已经一个多月了,新公司和同事也都不错,拜于自己强大的适应能力和还过得去的一张脸倒也舒适。
只是总觉得缺失灵感。换个说法——是缺失了美人。
我从不避讳自己对于美丽的事物和美人的喜好,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更何况美人对我来说更意味着灵感的来源。不可否认,美会给人带来好心情。
忙碌了一整天后开车回家,回到家又是一片乱糟糟的,煮了一碗鸡蛋面凑合着当作晚饭。
雨仍在下,绵长的细雨倒也令人烦恼。
走到茶几旁不小心地蹭到了一个随手放着的瓷杯,样式是粉嫩可爱的,一看就是阿诗的手笔。
没想到自己还会保留着这种东西。说实在的,自己对于阿诗是有几分自责的,毕竟自己未尽到一个男友应有的职责。
虽然她从未抱怨,这是她的大度与体贴。
女人总是如此,一旦爱上了就可以卑微到尘埃里。
但我抗拒捆绑,换一种说法,我喜欢在一个又一个中寻找新的乐趣与灵感,并为之乐而不疲。
当然有人说我这是渣。我倒也并不反对,毕竟任何人都有评论的权利。
随便收拾了一下屋子搬了一张椅子坐到阳台上摊开稿纸开始完成公司的任务,下雨天微微犯凉,退去了燥热,这或许是连续的雨天唯一的好处。
略一抬头竟是看到了一张清秀而精致的脸,隔着雨模糊了他的轮廓,只是依稀可见那双清澈的眼眸。
手上的画笔不听使唤,倒是在纸上勾勒出那人的身形。
——竟是……几分心动。



想扩列。私我。对戏聊天都好,你别嫌弃我是个话废就成。

评论
热度 ( 1 )

© 江瑀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