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瑀卿

心若同行,必如玄铁。

【平皓】心照不宣 by依然

Chapter.1
幽暗迷醉的灯光,高脚杯与酒瓶的撞击声,男人们拔高了声音亦真亦假的吹牛,还有看似无人注意的角落里亲吻缠绵的迷乱。

——果然酒吧不论哪里都一样,无论是大陆还是香港。

陈均平一边穿梭在人群中,一边漫不经心地想着该如何推脱了今晚新公司的聚会。虽然陈均平并不讨厌人多但是对于喧闹声有一种莫名的厌恶。

当然他从未表现出来过,几乎所有他的同事或是可以称得上朋友的人都觉得他是一个外向并且健谈的人。正如他对于设计有着超乎常人的天赋一样,他对于伪装或是将不属于自己的一面展现给外人也有着异常的天赋。

——他是一个绝佳的演员。

“阿平,这边——”新同事Amy画着浓得过分的妆,冲着陈均平挥手,眼底是掩藏不住的卖弄风情。可惜,太过,难以入陈均平的眼。

陈均平一向喜欢将自己认识的人分个等级,依据是容貌以及是否能让自己有灵感。很显然,阿诗是,周怡是,但陈均平却在两个人之间徘徊不定。

虽然这两个人都成为了他的过去式,但他一时半会还找不到新的可以让他有灵感的人。是的,新的。陈均平从来都毫不掩饰他对于新鲜事物以及新的人的感兴趣,但他对于旧的事物或者是人又有一种近乎诡异的念旧。

对于这种人,姑且只能将他称作渣。

陈均平的步子倒也仍是不紧不慢,仿佛没有看到Amy一脸焦急,说实在的陈均平有一种奇怪的乐趣,那就是看着女人虽然焦急却因为脸面和必须维持的礼节而装出一副大度温柔毫不在意的样子。

女人都是天生的伪装者,只是有些女人更胜一筹罢了。

不过倒也得保持着一个绅士的风度,陈均平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一身白色的衬衫显得禁欲清冷,只不过因为酒精和热度,第一颗口子已经解开,依稀可以看到他精致的锁骨。

“阿平!”一群打着厚厚的粉底的女人和脸上的褶皱可以夹死蚊子的男人们,认识的不认识的,举着酒杯嬉闹着。空气中还弥漫着不同品牌不同档次的香水味,混杂在一起难免令人有些作呕。

——果然在这种地方也是一样的。

“抱歉让各位久等了。”简单地撂下了一句话,歉意未达眼底,只是漫不经心地勾起一个邪气的弧度。

然后就是一片尖叫声喊着喝一瓶谢罪,女人的高分贝掺杂着男人的粗狂嘶哑的嘶吼声另陈均平的耳朵隐隐作痛。

毫不犹豫地一口气吹瓶,喝完后晃了晃空着的酒瓶耸了耸肩对着人群说:“满意了?”

婉言推拒了女人们的邀请和男人们喊着再来一瓶的要求,走到吧台一个点了一杯加冰的黑方,修长的手指摩挲着光滑的杯壁思考着这个月的稿子要怎么糊弄过去。

没错,虽然陈均平是一位新锐设计师但也丝毫不影响他对于工作的消极懒怠。或者说,他只对自己感兴趣的事物认真,比如说美人。

突然瞥到一张清秀的脸庞,在一群群魔乱舞中显得格格不入。他穿着一件便服,身旁也是一群女人簇拥着,只是脸上的表情显得几分尴尬。

饶有兴趣地打量着那人细瘦的腰身和温润的眉眼,直到他有所察觉地抬头看了一眼,才举起酒杯朝人一笑。

本以为会得到一个不解的眼神,不想那人却笑了起来,清澈的眼眸里沾染了诱惑的色彩。陈均平挑了挑眉,看着人若无其事地低头继续和身边的人说话,完美地掩饰住刚刚的神色。

——你也是一个好演员,不是吗。

这两人竟是,心照不宣,不谋而合。

评论
热度 ( 5 )

© 江瑀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