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涯客

若我问心有愧呢?

玩笑而已 by依然

bill第一次见到项允超,是在自己的场子里。
身边的女人撒着娇,刺鼻的香水味萦绕鼻翼间,bill给了她一个热吻换了那女人吃吃的笑声。
虽然说对待顾客应该尽心尽力,不过对于bill来说这条规矩不管用,他一边感受着女人脸上扑棱棱掉下的粉一边用余光扫过整个场子。
——像一只猎食的狼。
扫过某一个不起眼的角落时bill的眼睛眯了起来。全身的肌肉也紧绷了起来隐隐兴奋着。
——bingo,找到了。
唇舌缠绕。bill果断地打发了那个女人。
他走到那个精致的人旁边,白皙的肌肤因为酒精泛红,低低地笑了笑:“一个人喝闷酒?”
那人眼波微转瞥他一眼,竟是风情万种。
——骚货。
最后也不知是谁的手脚逾了界,战争一触即发。
那人双腿盘在bill的腰间,口中还软绵绵的哼哼唧唧着口是心非的“不要”,身子却愈发软的像一摊春水。
bill在他额间落下一个又一个轻柔的吻,身下的顶弄却毫不温柔。
那人似乎是连求饶都没了力气,双手在bill的背上划下一道又一道红痕,嘴里还在低喃着什么。
bill凑近去听,竟是“你爱我吗。”
那人气喘吁吁在身下无助呻吟所有的美丽都只为他一人绽放。睫毛上还挂着泪珠眼角泛红。
——怎么会不爱呢。
于是他笑了笑,低哑的声线不尽性感:“当然爱,宝贝。”
身下的人似乎听到了,缠的更紧。
芙蓉帐暖度春宵。
天微微亮,bill就醒了。他看着怀里的人,安分地紧闭着眼,丝毫看不出醒时尖锐的爪牙。
bill坐起来点了根烟,慢慢吞吐着一个又一个的烟圈。
一根烟很快燃尽,他起身套了一件衣服走了。
假装看不到那人已经醒来。
你瞒住我,我亦瞒住你。
太合拍。


评论 ( 2 )
热度 ( 13 )

© 天涯客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