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瑀卿

心若同行,必如玄铁。

我已经老了 by依然

多少年后他回忆起那个少年。
眉眼里闪烁着希望,缀满星光点点。还是那样天真的孩子,一颗心装满了无知与憧憬。
他偶尔也会想,自己到底是哪里让他喜欢了呢,明明已然是到了穷途末路。
疗养院的日子很安静,也很漫长。
他学会了画画以此打发时间。
直到有一天,他的房门被推开。
“我不是说了,我画画的时候不要进来。”他头也不回,语气依然带着傲气。
于是那人也没有走,只是静静站在门边看着他。
他还是一副镇静的表情,只是握住画笔的手微微有些抖。
手上的动作不随神经末梢控制,画笔在稿纸上慢慢形成了一个人形。
只是最后一笔落得太急,整幅画都毁了。
好比他们。有一个还算不错的开头和过程,但在结尾时出了差错。
他一直都没有回头,门边的人也一直没有走。
——何必呢。我已经老了,别等了。



大概是不像m超的m超⋯⋯这个梗我没有固定cp⋯⋯

评论 ( 6 )
热度 ( 2 )

© 江瑀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