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瑀卿

心若同行,必如玄铁。

二中 by依然「不要问我为何不是宝新⋯⋯太接地气了」

他一直都是第二名。
无论他怎么努力,永远都是在那个人的后面,望尘莫及。
人们只会提起‘宝中’,却从来不会关注‘新中’。
他讨厌那个人的肆意张狂,讨厌那个人的光芒四射,讨厌⋯⋯那个人永远在他的前面。
于是他一直在努力,可是那个人只是偶尔在他的前面默默地看着他,丝毫不受影响。
混蛋。


他是第一名。
无论做任何事,他都对自己苛刻至极,兢兢业业。
其实他一直都知道新中想要超越他,并且深深地憎恶着他。
于是他偶尔也会放缓脚步,回头看看他,倔强地前行,丝毫不服输。
他知道自己爱上那个倔强的孩子了,爱他眼中的希望,爱他绝不服输的坚持,爱他⋯⋯跟在自己身后的样子。
他偶尔也会想,如果自己不一直保持第一名,又怎么能让自己的名字与他的名字相提并论。
傻瓜。


今晚好像格外高产⋯⋯于是乎写了这篇鬼 23333但愿妙添不会找我谈心(づ ̄ ³ ̄)づ

评论
热度 ( 4 )

© 江瑀卿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