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瑀卿

若我问心有愧呢?

易安 by依然

最后他们都死了。
无论是那个油嘴滑舌的老男人还是那个心口不一的超龄青年。
他们死于一场车祸。
肇事者喝了酒,车速过快,两人根本反应不过来。
老男人在看到车来的那一瞬间紧紧抱住了旁边的超龄青年。
血水流出。
超龄青年有些迷茫,他看到周围不断有人围住他们,人群中发出一阵嘈杂声。
他想⋯⋯太难受了。
身上的人抱他抱得太紧,他被勒的难受。
这似乎是在大庭广众下第一次这么亲密⋯⋯即使以前也有,不过自己总会推开老男人呢,这次,就随他吧。
老男人体温依旧如此温暖,他轻声对超龄青年附耳道:“宝贝,害怕吗?”
超龄青年迷惑地看着老男人,“为什么害怕?”
老男人轻笑,缠在超龄青年的腰上的手又紧了一圈。
“你想勒死我吗⋯⋯”超龄青年受不了,微喘着问。
然而,老男人没有回答。
超龄青年不满的撇嘴,回去让他跪一个星期的键盘。
过了一会儿,超龄青年觉得有些冷,犹豫了一下,抱住了老男人。
远处传来刺耳的鸣笛声。
真吵。



「作者有话说」这和结局没有太大的联系⋯⋯只是我心情不好就来调戏一下儿子们⋯⋯嘛,还是觉得儿子们都死掉了最开心呢(づ ̄ ³ ̄)づ


还有正文作者没开始写23333333

评论
热度 ( 2 )

© 江瑀卿 | Powered by LOFTER